中证网:“独角兽”进化深圳样本

  • 2018-04-23
  •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在公示第一批入驻深圳高新区联合总部大厦企业名单时,深圳科创委没有料到这七家科技企业,在不到一年半时间内,有两家被冠以时下最火的“独角兽”概念,其余大多跻身新经济企业之列,受资本热捧之余,还有很大概率搭上推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IPO快车道。


事实上,不论以哪份榜单为参照,深圳在孕育“独角兽”企业的表现上均不算突出:数量上落后于北京、上海,甚至不如杭州。但是,一些投资者更珍视在珠三角诞生的科技创新型“独角兽”,还有潜藏的一批拥有国际领先技术的创新型企业。中国证券报记者总结受访人士的话来说就是,一来技术颠覆太难、还不容易被看懂;二来技术驱动符合产业发展大势,这批企业更有可能享受到创新型企业的上市政策红利。


一栋楼诞生两只“独角兽”


高新区联合总部大厦地处深圳后海中心区。为扶持深圳高新技术企业,竣工不到一年,深圳科创委开始为符合条件的技术创新企业提供租赁优惠。


2016年12月,深圳科创委公示第一批入驻企业名单,共七家科技企业,其中包括奥比中光柔宇科技,分别在3月23日由包括科技部火炬中心在内的多家机构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排名第107和第32位。


奥比中光公司展厅


奥比中光在11至13层柔宇科技在19层,光峰光电在21至22层……好的科技企业太多了。你随便走进个不起眼的楼层,很有可能就撞见一家能颠覆未来的创新企业,分分钟就是下一个‘独角兽’”,同在这栋楼办公的一家科技公司高管感叹道。


这就像是深圳的缩影。


由火炬中心等多家机构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共164家,总估值6284亿美元。从“独角兽”分布区域看,北上杭深聚集“独角兽”企业数量超过84%,其中北京70家,上海36家,杭州17家,深圳14家。还有份榜单来自胡润研究院,其中北京以54家“独角兽”企业占据榜首;上海和杭州分列二三位;深圳以10家“独角兽”企业位列第四。


不论以哪份榜单为参照,从数量上看,深圳在孕育“独角兽”方面的表现均不算突出:数量落后于北京、上海,甚至屈居杭州之下。但是,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从“独角兽”的产生方向看,相较于北上杭蜂拥出的一批模式创新型“巨无霸”,以深圳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诞生的科技创新型“独角兽”更值得珍视。


前海梧桐并购董事长谢闻栗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独角兽”有两个产生方向:一类是模式创新型企业,基于互联网搭建平台,集中出现在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软件服务领域;第二类是技术创新型企业,以高科技为主要推动力,例如大数据、硬件、人工智能等,代表企业多为高新制造业。


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独角兽”榜单,如果以“独角兽”产生方向划分,模式创新型“独角兽”数量达90多家,占比超过7成,主要集中在互联网服务、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技术创新型“独角兽”近30家,占比不足三成,主要集中硬件、医疗健康领域。珠三角区域的技术类“独角兽”占比接近40%,远高于北上杭三座城市。此外,在全国仅有的8家硬件和机器人领域的“独角兽”,珠三角企业稳坐四席,占了半壁江山。


谢闻栗认为,在以深圳为核心的珠三角区域,技术创新型“独角兽”无论在估值还是数量上都更具优势。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模式创新产生“独角兽”的速度更快,主要是通过改写或重塑整个产业价值链,奠定产业升级方向,这种方式下只要走对路子,企业往往2到3年就会成为“独角兽”。但是,技术创新型企业,尤其是偏硬件型企业需要较长时间的沉淀过程,需要经历技术研发、小规模市场试产、规模性商用等阶段,很可能要四五年以上,技术创新型企业成为“独角兽”的周期要更长一些。


基石资本执行董事杨胜君表示,早期模式创新型企业依靠资金优势快速跑马圈地,很多企业短期内就能达到很大体量。对科技公司来说,技术颠覆并不容易。此外,技术创新型企业创业失败率太高,机构投资非常谨慎。这也导致在各种“独角兽”榜单中,模式创新型企业无论在估值和数量上都占尽优势,技术创新型企业尤其是偏硬件型企业占比很低。


高筑技术护城河


根据统计,近两年珠三角涌现多家科技创新型“独角兽”企业,包括在无人机领域声名鹊起的大疆,属于资深“独角兽”之列,还有这两年在各自细分领域快速冒出的柔宇科技、优必选、奥比中光……


重新推演“独角兽”的发展路径,技术壁垒和商业变现能力是两大关键。


2017年优必选估值达40亿美元,在胡润研究院公布的“独角兽”榜单中排名第16位,与其位于同一名次的还有蔚来汽车和魅族。


“机器人是个非常复杂的产业,尤其是纯人形机器人关节的伺服舵机技术突破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很少见的。人形机器人的难点在于伺服舵机系统,但一直以来,舵机价格非常昂贵。在日本市场,每个舵机售价为500元到1000元人民币。如果一台机器人有20个舵机,仅这个部分的成本就高达1万元,算上其他成本,一台人形机器人的价格至少要1.5万元。”优必选董事长周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优必选用近5年时间自主研发专业伺服舵机,把价格降到了原来的几十分之一。全球做人形机器人的企业一共有三四家,目前能实现技术商业化落地的只有优必选。”


同样具有明显技术优势的还有奥比中光,是目前继苹果、微软、英特尔之后全球第四家可量产消费级3D结构光深度摄像传感器的厂商。


奥比中光3D传感摄像头


奥比中光董秘陈彬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苹果的技术几乎不对外开放,微软也已停产Kinect,英特尔则主要服务于IOT等市场。除IT巨头外,也有创业公司在尝试做3D传感器,但还不能供货,现阶段全球范围只能从英特尔和奥比中光两家公司能大批量购买到结构光3D传感器。


陈彬表示:“除技术开发外,量产是整个生产环节中极为关键的一环。从实验室到工程化,同样需要突破非常多的难关。3D传感器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太多企业能量产出来。一来是全球范围在光学测量方面顶尖人才都很缺乏,二来3D传感器牵涉光学设计、专用芯片设发等多个技术领域,是个复杂技术学科的交叉融合。产品要达到世界级参数指标,在大批量生产时能有非常好的良率,难度非常大。”


光峰光电被众多投资机构认为是潜在“独角兽”。“光峰光电是全球第一个成功实现激光显示技术产业化的公司,这也是中国企业首次掌握显示技术的核心知识产权。”深圳一家投资机构合伙人透露,“光峰光电一共经历三轮融资,最新一轮是2016年。当时整体估值没有对外透露,据我们所知还不到‘独角兽’门槛。现在两年时间过去了,按照企业发展和资本热度预估,如果再发起一轮融资,进入‘独角兽’行列应该不是难事。”


光峰光电董事长李屹指出,公司核心专利激光荧光技术的价值在于从根本上解决制约激光作为显示光源在成本、可靠性方面的瓶颈,其技术路线将逐渐成为业界主流方向和标准技术。


据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的《产业专利分析报告——新型显示》一书的介绍,新型显示领域有激光、透明和柔性三个方向,其中透明、柔性显示专利申请量排名靠前的企业基本都是海外公司,中国大陆企业未能进入前五。但是,在激光显示领域,光峰光电专利申请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排在前列。李屹说:“目前,光峰光电国内外专利及专利申请数量达千余项。”


杨胜君认为,基于前景的考量,机构愿意付出更多精力培养有核心技术优势的企业。“技术创新型企业由核心技术驱动,一旦走出来,在技术层面不容易被超越。机构投资的一般是主流行业,在新兴技术渗透后,叠加有效的商业应用场景开发,商业渗透会更加全方位。只要技术不断迭代,这些企业成长速度很快且短期看不到天花板。”


为什么是深圳


技术创新型“独角兽”尤其是硬件型“独角兽”落地深圳并非偶然。


深圳曾是代工制造业的受益者,上世纪80年代初,这个海边小渔村成为世界产业转移重要承接地,大量引进各地“三来一补”加工型企业。在随后的加工贸易转型升级过程中,深圳日益深入参与国际产业链分工,电子信息、家电、机械等行业产业配套群逐渐形成,也奠定了深圳产业链基础。90年代中后期,以电子通讯设备制造为主导的高新技术产业迅速崛起,从1990年至2001年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比重由8.1%提高到42.3%,进一步凸显出深圳制造产业链优势。


周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珠三角地区工业发达,大小加工厂遍布。尤其在深圳,高度专业化分工使硬件和人工智能创新链条在各个环节都十分高效。从上游的元器件供应商,到初级的模块提供商,以及后续的方案商和下游的代工厂,一个硬件创业者可在深圳走完所有环节。


陈彬说,从榜单来看,各地“独角兽”分布受当地产业影响较大:北京和杭州偏互联网,上海偏生物医药,深圳主要以智能硬件和科技公司为主。纯互联网公司不太需要硬件配套能力,但偏硬件类技术企业对供应链配套要求很高,包括原材料采购、产成品加工、代工等。


“珠三角硬件的供应链配套在全球范围内最为齐全,到一个什么程度呢,我们在公司200公里内就能找到大部分供应商。这在北京完全是不可想象的。在北京做硬件,我可能要到东莞采购材料,然后去惠州代工,中间的成本沟通、管理成本都非常大。”陈彬认为,“珠三角供应链优势来源于以前作为世界工厂沉淀下来的制造基础,能在最短时间内解决企业需求,还能很好地把控生产品质,在客户和下游厂商技术、商务交流等方面也更为便利,这也是中国企业与国外公司竞争最有利的地方。”


成为全球前沿产业“独角兽”群栖生态场,对深圳来说,发达的产业链只是其中一环。事实上,经过改革开放40年来的跨越式发展,深圳科技创新“土壤”已足够肥沃。深圳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如桂日前透露,2017年深圳地区生产总值为2.24万亿元,增长8.8%;全社会研发投入超过900亿元,占GDP比重达4.13%,仅次于以色列、韩国;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超过2万件,占全国的43.1%;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85.5件,是全国平均水平的9倍;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超过1.12万家,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二。


“目前国内模式创新型‘独角兽’大概占七八成,技术创新型‘独角兽’也就两成多。跟美国相比有一定区别。在美国,两者数量基本相当。”谢闻栗说,“主要因为技术创新型企业孕育时间不够,中国真正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从2015年才开始,周期太短了。很多技术创新型企业还没有到达成为‘独角兽’的阶段。我们相信,大概再过两到三年时间,珠三角一带会有更多技术创新型公司脱颖而出。”


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认为,深圳将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全球前沿产业“独角兽”群栖生态场。他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坐拥多个产业龙头企业,拥有完善的金融服务,完全具备形成“发现培育—上市—成为‘独角兽’发现及培育者”的闭环。该闭环将以华为、腾讯、平安、顺丰等各产业龙头企业通过上下游及跨界整合为核心,以创业企业内生发展为辅助。深圳还有望打造以各类金融服务机构为依托、以交易所为重要退出渠道的“天使—VC/PE—Pre-IPO—IPO获利退出”资金投资回报闭环。



【本文转载自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分享到: